学校主页 首 页 武装部概况 军事理论教学 军事技能训练 大学生入伍 国防教育 民兵建设 双拥共建
通知公告
常用链接  
  大学生预征报名平台
  中国国防
  内蒙古医科大学
  内蒙古医科大学学生处
  内蒙古医科大学团委
 
国防教育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国防教育 >> 正文
高技术与新军事革命
发布时间:2011-12-12    点击次数:

  

 
      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技术群飞速发展并广泛应用,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促进人类向信息社会迈进。和以往的技术进步带来军事领域根本性的变化一样,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技术群也正改变着人们的军事活动方式。信息时代的武器装备、军队构成、作战方式和以往工业时代相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正在进行并将持续下去,其结果必将导致军事领域的根本性的变化,即新军事革命。
      一、军事革命的基本涵义
      (一)军事革命的定义
      军事革命,是指随着武器装备的断代性发展,并由此引起军队编成、作战方法与军事理论等的根本性变化,从而导致整个军事形态改革、最终引起质变的特殊社会活动。
      (二)军事革命的基本特性
      军事革命具有以下基本特性:一是对抗性;二是系统性。军事革命不等同于“军事技术革命”或“军事理论革命”,是军事系统的综合变革;三是过程性。实现军事诸要素与整个系统的陆续变革,虽然主要表现在由展开到完成这段时间里,但作为一个全过程,一个时期,通常须经过孕育萌发、逐渐展开、基本完成和继续发展等几个阶段。四是质变性。军事革命必须使整个军事形态发生质变,亦即军事系统诸要素及其结构、功能的整体状态出现质的飞跃,只有新的军事形态取代了旧的军事形态,军事革命才算完成。
      (三)军事革命的历史演变
      关于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多少次的问题,国内外理论界、学术界尚存分歧。主要观点有:
      1、三次论
      代表人物是托夫勒。他认为,军事革命与社会文明的变革是一致的,农业革命引起的是第一次军事革命的浪潮,在战争领域的第一次浪潮战争,明显地带有农业经济的印记。产业革命引起了第二次军事革命的浪潮,相应地有第二次浪潮战争,以大量征募军队和大规模破坏为特点。正在到来的信息革命迎来了第三次军事革命的浪潮,相应地也正在进入第三次浪潮战争,知识和信息将是军事力量的基础。
      2、四次论
      原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认为13世纪出现的火箭和火器,引发了第一次军事革命;19世纪线膛枪的制造,特别是20世纪初自动武器的发明(包括飞机、坦克、潜艇等新式武器的运用),导致了军事领域发生了第二次革命;热核武器的出现,导致军事领域发生了第三次革命;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精确制导武器、新物理原理武器,导致第四次军事革命。
      3、六次论
      代表人物,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斯利普琴科少将,认为从古至今共发生了6次军事革命,即步兵和骑兵出现后的第一代革命,火药和滑膛枪出现后的第二代革命,线膛枪和来复枪出现后的第三代革命,坦克和飞机出现后的第四次革命,核武器出现后的第五代革命,当前这次军事革命可以算是第六代军事革命。
      4、十次论
      美国的军事理论家克雷派尼维奇认为,14世纪以来,世界共出现过十次革命,包括步兵革命,炮兵革命,帆船革命和炮弹革命、堡垒革命,黑火药革命,拿破仑革命、陆战革命、海战革命、两次大战革命、核革命。
      5、六次论
      钱学森同志认为人类已经经历了如下六种战争形态:最初的徒手战争;冶炼技术发展之下的冷兵器战争;火药发明之后的热兵器战争;内燃机和其他机械制造技术发展之下的机械化战争;核技术和火箭技术之下的核战争;信息技术和电子计算机技术基础上的核威慑下的信息化战争。这六次战争形态的转变正是六次军事革命的结果。
      二、新军事革命主要动因
      (一)高技术的发展运用是新军事革命的直接原因
      一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正将人类带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信息时代。二是生物、航天、材料等新技术的突破。三是军用高技术群的崛起。
      (二)全球经济一体化是新军事革命的内在原因
      经济全球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影响:一是大规模战争不能有效获取所需要的利益,甚至往往使国家经济倒退;二是以科技为先导、以经济为基础进行综合国力较量成了国际竞争的主要内容。因此,经济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上升,增强综合国力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根本途径,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人们改变军队建设的思路以及进行战争的方法。
      (三)世界政治格局向多极化方向演变是新军事革命的推动原因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标志着以美、苏争霸为核心的两极格局终结,世界战略格局向多极化方向发展,整个世界进入了一个国际关系与国家利益大调整的历史时期。这一战略格局的基本特点是:一是单极与多极相互增长;二是霸权与反霸权相互斗争;三是干涉与反干涉相互冲突;四是裁军与强军相互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军事领域优势竞争呈现新变化,占领域军事占高点,取得优势成为重要的选择,有力推动了新军事革命的产生、发展。
      三、新军事革命的产生与发展
      (一)产生阶段(20世纪四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
      这场军事革命的源头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早在二战期间,德国就开始积极研制火箭、导弹武器;1942年美国开始实施“曼哈顿工程”计划,于1945年研制成功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1946年,由美国人研制的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首先在军事领域出现;1955年,苏联设计了第一枚可以运载核武器的洲际导弹,并于1957年用这枚导弹改造的多极火箭首次把人造卫星送上天。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以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广泛运用,这些新型军事技术群也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发展,并愈来愈明显地改变着整个军事领域的面貌。
      (二)展开阶段(20世纪八十年代至21世纪二三十年代)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国际局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1991年初爆发的海湾战争,使人们不仅看到了高技术武器装备在现代战争中的决定性作用,更直接感受到一种全新的战争形态。因此,海湾战争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俄罗斯等国对新军事革命的研究和讨论很快进入了高潮并成了国防机构等政府行为。
      当美国率先推行新军事革命的时候,世界其它许多国家,如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印度等也不甘落后。这些国家充分认识到新军事革命代表着未来世界军事发展的大趋势,为了更有效地维护自身的政治、经济利益,纷纷加快本国新军事改革的步伐,以迎接新军事革命的挑战。
2003年春的伊拉克战争,从武器装备、作战形式、部队编成都体显了现代战争的最新特点,实际上是美国新军事革命成果的全面检验;通过这场战争,美国必将对下一轮军事革命提出新的计划的任务,全世界也都被这场战争进一步惊醒并坚定地投入到这场新军事革命的行列中来。
      (三)完成阶段(21世纪二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
      当然,新军事革命是由机械化军事形态转化而来,需要经过多个发展阶段。两种军事形态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内涵上,都存在一个并存、交替与过渡的时期。根据许多军事专家、未来学家的分析和预测,新的智能化军事形态估计要到21世纪中叶才可能完成。
      四、当前新军事革命的主要表现
      (一)武器装备的智能性发展
      1、信息化作战平台的大量涌现
      信息化作战平台指采用信息技术研制或改造的各类武器的载体,主要包括各种先进的作战飞机、武装直升机、坦克和装甲车、作战舰艇特别是航空母舰等。它们是诸多高新技术的密集结合体,除大量采用光电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等多项高新技术外,通常以军用电子设备为核心,装备有综合传感器、电子计算机、高性能弹药、自动导航定位设备等,因而具有较强的探测、识别、打击、机动、定位、突防、隐形等综合能力。
      2、精确制导武器成为主要打击兵器
      精确制导武器主要包括各种类型的导弹、制导炸弹、制导炮弹、制导子母弹、制导鱼雷、制导地雷等。这类武器依靠自身的动力装置推进或靠飞机、火炮等投掷,由制导系统控制其飞行线路和弹道,能够获取或利用目标所提供的位置和特征信息,对其实施精确打击,因而具有较高的作战效能。它们有的自成火力单位,有的则装备在飞机、舰艇、坦克、装甲战车等作战平台上,有的甚至可由单兵操纵发射,通常具有较强的全天候、全方位、超视距、多目标精确打击能力和抗干扰能力。目前,战役战术精确制导武器的命中精度,近程的已达0.1米到1米,中程的小于10米,远程的为10-50米。精确制导武器技术经历了三代,目前正朝着灵巧型和智能型方向发展,使之能从距目标很远的地方发射,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目标信息自主识别、选择和攻击目标。
      3、电子战装备系统更加完善
      电子战装备系统是指专门用于电子对抗的武器及其他相关技术装备的总称。按其作战用途,电子战装备主要可分为电子干扰装备、电子侦察装备和电子摧毁装备三种类型。
      4、指挥自动化系统不断发展
      指挥自动化系统是现代作战系统的“大脑和神经中枢”,被称为军事力量的“粘合剂”和“倍增器”。随着技术的进步和需求的变化,指挥自动化系统始终处于不断发展和完善之中,其内涵逐步扩展,功能不断增强,系统名称也在不断变化。20世纪50年代,美军最早建立了指挥控制系统,称为C2,后逐步发展C3、C3I、C4I系统。近年来,一体化C4I系统的内涵进一步扩大,正发展成为还要包括监视与侦察在内的C4ISR系统。
      (二)军队编成的根本性变革
      1、新的军兵种陆续出现
      20世纪70年代以来,现代战争所涉领域由陆、海、空逐步向陆、海、空、天、电等多维领域扩展,新的军兵种和专业部队也应运而生。目前美、英、法、德等军队已组建了60多个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2000年5月9日,美空军发表《航空航天部队:21世纪保卫美国》白皮书,正式确立“航空航天一体化”的建军思想和作战理论,勾勒出了美空军将由目前较单纯的“航空”部队转变为“航空航天”部队,并最终转变为“航天航空”军的蓝图。2003年10月16日,美国陆军第一支新型弹道导弹拦截部队“中途防御旅”宣布成军;这支新组建部队拥有一种“新型弹道导弹防御的指挥与控制系统”,该系统经美军10多年研制,耗资220亿美元开发完成,主要用于拦截和摧毁来袭的导弹。俄总统普京也在2001年1月25日召开的联邦航天工作会议上宣布,俄将用一年时间将军事航天部队和太空导弹防御部队从战略火箭军中分离出来,并在其基础上组建一个新的军种——俄罗斯航天部队。该部队将被赋予发射各种军用航天器和打击敌太空武器系统的双重任务。
       2、军队规模大幅度压缩
      20世纪80年代特别是进入90年代以后,世界各国军队在大力加强质量建设的同时,普遍对其军队规模进行了大幅度的缩减。各国在强调缩小军队规模、提高军队质量的同时,对部队定员编制也相应地进行了大幅度压缩,部队编制正由传统的合成化向小型化转变。
      3、军队结构不断优化
      首先,表现军队技术含量不断提高,注重发展高技术武器装备,特别重视发展C4ISR系统,加大技术密集型军兵种的比例;海、空军战略地位不断提高;数字化部队建设摆到日程。其次是部队编组将实现跨军种合成。再次是指挥体制趋向“扁平网络化”。
      (三)作战方法的巨大更新
      1、信息作战
      信息作战是指在作战时,敌我双方为争夺“制信息权”而采取的一系列对抗行动。同其它作战一样,它也包括进攻性信息作战和防御性信息作战两种类型。进攻性信息作战是为影响敌方信息和信息系统而采取的行动,主要包括心理战、军事欺骗、计算机网络攻击、特种信息作战、电子战实体摧毁等;防御性信息作战则包括综合、协调各种政策、方法、作战手段、人员和技术,以保护己方信息和信息系统不被敌方破坏而采取的各种行动,如信息保密、反侦察、反欺骗、反宣传、情报对抗、防计算机病毒、控制器和编码技术的开发和利用,以及安装网络安全系统等等。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大量出现和广泛运用,信息作战正逐渐成为一种全新的作战样式。信息作战的主要战法有:一是信息威慑;二是信息遮断;三是信息攻击;四是信息欺骗;五是信息封锁等等。
      2、非接触精确作战
      随着远程精确侦察定位系统、C4I系统、各种新型作战平台特别是精确制导武器等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出现,各国军队的远程作战能力和精确打击能力不断提高,超视距的精确打击逐渐成为一种重要的作战形式。超视距精确打击是在敌我双方不能通视的远距离上发射精确制导弹药对目标实施攻击,它通常具有非接触、射程远、速度快、精度高、毁伤力强等特点。
      3、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
      联合作战是指两个以上的军兵种,按照总的企图和统一部署,在联合指挥机构的统一指挥下,共同实施的一体化协同作战。广义上的联合作战,早在机械化战争时代就已初上规模,陆海空三军间的合同作战即已成为机械化战争的主要作战方式,二战后的几次局部战争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东战争,几乎所有的重大战役都是由两个以上军兵种共同实施的合同作战。不过这种合同作战是以一个军兵种作战为主,其他军兵种则主要是予以配合,因此还不能与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相提并论。从陆海空合同作战向陆、海、空、天、电一体化联合作战发展,是二战后作战方式发生重大变革的显著标志。实践证明,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发展,一方面使各军兵种特别是空军的独立作战能力空前提高,另一方面任何单一的军兵种或武器装备系统都不具备在所有空间打击敌人的手段和能力,作战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种作战力量之间的紧密配合与优势互补。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以单一兵种为主的合同作战已很难适应现代高技术条件下作战的要求,跨越军兵种界限,由诸军兵种实施陆、海、空、天、电一体化联合作战,逐渐成为一种基本作战方式。
      (四)军事理论体系的创新
      军事理论创新是新军事革命的灵魂,对于新军事革命目标的最终实现,具有认知与方法的指导意义。为了夺取未来战场上的主动和优势,许多国家都把酝酿军事理论的重大突破,确立新的军事理论体系,作为军事理论创新的首要任务,从而导致军事理论的新观点、新学说层出不穷。这些理论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信息作战理论;二是一体化联合作战理论;三是网络中心战理论;四是三非作战理论;五是智能化军队建设理论。这些理论均具有创新特征,将对未来军队建设和力量运用产生深刻的影响,促进新军事革命向前发展。
【返回上一页】收藏】【打印】【关闭

CopyRight@内蒙古医科大学武装部 热线电话:0471-6657699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浏览